成都_附近|周边_墓地|公墓|陵园|殡葬|殡仪_服务_价格_多少钱-成都民信殡仪

只需您一个来电,
我们将为您排忧解难!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殡葬文化 >
2018-03-26
关于西藏天葬和灵魂的传奇故事

 

  越来越相信缘分,如果说折返郎木寺一心一意为了看天葬,到了色达这想法突然变得没那么强烈了,甚至可以说是在酒店老板娘的再三劝说下才决定前往。
 
  究其因,可越来越相信缘分,如果说折返郎木寺一心一意为了看天葬,到了色达这想法突然变得没那么强烈了,甚至可以说是在酒店老板娘的再三劝说下才决定前往。
 
  究其因,可能是伴着冲动的想法一旦有了冷却的时间,曾经的渴望也跟着降温了。然后,给延宕的行为找一系列的借口和托词。
 
  色达五明佛学院到天葬台大约5公路,不少当地的面包车在山脚下的车站拉生意,我们打算自己开车过去,到了停车场发现胎压不稳的右后胎彻底瘪了。这个时候距离天葬开始时间不到1个小时。摆在我们面前有两个选择,一是搭乘面包车去看天葬;二是找地方补轮胎,时间如果来得及开上车子直接去。
 
  一个搭讪,惹来了一直缠着我们的面包车司机。这是一个年轻的后生,他说可以带我们去他家的修理厂,但要收50元钱,考虑到人生地不熟,又赶时间,就答应让他领路。结果,出门左转再左转只需开一点点路就到了。不想评价他的行为,只是不希望这片净土被这样的人玷污。
 
  补好车胎,时间绰绰有余,于是,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前往天葬台。
 
  不知从何时起,不少旅行团开始把他们的游客带到这里,不同的殡葬风俗,加上游客良莠不齐的素质,保不准触犯禁忌,从这一点看,至少体现了藏民包容的心态和博大的胸怀。
 
  据说上师丹增嘉措仁波切用心血重建这座尸陀林的用意之一,就是希望所有到访的来客,都能对生与死有一种更深刻的体会。
 
  它不仅是天葬的地方,更是局外人了解天葬这种民族习俗内涵、精髓之所在。有专门的讲解员免费讲解,这也是目前国内屈指可数的不收任何票费的观览地,不知道还有没有必要加上之一。
 
  如果说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朝圣地,这里就是我心中的。那么一尘不染,没有一丝铜臭味。
 
  跟随解说员,走近尸陀林文化。
 
  这里最显眼的是一座黑色的标志性建筑,名曰:阎罗山,正面应该是阎罗吧!张着的大嘴就是出入口,代表着死亡和无始无终的轮转。
 
  阎罗山洞中,挂满了亡人的骷髅头骨,以此向人们展示死亡和无常的意义。
 
  阎罗山前有一具亡人雕塑,藏人们在此跪拜,有的躺在两腿、胸和头等部位祈祷,我理解这该是藏传佛教中的六道轮回吧!
 
  讲解员尊重并兼顾所有人的感受、不同民族的信仰以及民俗,带大家到下一段台阶面对阎罗山的一块石板前,自愿顺式俯卧在石板上,一边唱念六字真言,一边许下愿望。
 
  我想俯卧在石板上的人,起码这一刻内心是纯净的。
 
  不远处有一个镶满宝石的石坛,人们争先恐后抚摸,当然是为获得好运气。而在我看来,一个人的善行与善德才是好运气的根基。
 
  半包围的围墙上的浮雕,描绘的是六道轮回。我想若是鲁迅笔下的祥林嫂来此,就不会有人死后到底有没有灵魂的疑问了。
 
  关于灵魂的有无,从物质不灭定律的角度考量,未来的高科技会给出科学的答案。
 
  一旦把死亡赋予故事,人们有的不再是对死亡的恐惧,而是积善行德,修个好来世。如果不想那么远,起码在现世留个好名声。
 
  所以,一个真正有信仰的人,会用清规戒律约束、规范自己的言行。
 
  还有一个缀满头发的转经筒,据说如果把头发系在上面,临死的时候就不会因留恋、顾念现世迟迟不肯撒手人寰。
 
  下意识地掳下几根自然脱落的头发,却一点没想绑在上面。生命中的亲情、友情、爱情怎么可能清空哪!好好修为,为只为做一个有血有肉,有情怀的善良的凡人。
 
  距离天葬的时间近了,指定的观看点被铁丝网围了起来,形成一个阶梯式看台。我在看台的第一排找了个位置,带游客的导游一个劲儿地强调别对着天葬池拍照、录像…并带领大家唱诵六字真言,这感觉像似参加一场盛大的陌生人的追悼会。不一样的是没有眼泪,没有悲伤,没有生离死别的场景。有的是祈愿、祝福,当然也少不了好奇和恐惧。
 
 
  远处天葬台的门开了,有人背着一个袋子,这袋子里面装的就是死者的尸体,一个、一个…一共十巨。据说死者都是双膝弯至胸口,蜷曲着,形状回到在母亲子宫中胎儿的样子。
 
  接下去一个巨大的布帘围起天葬台,天葬师开始肢解尸体。如果站在看台的最顶层,借助望远镜,便可一目了然地看清整个过程。我既没有胆量,也没有好奇,囫囵地坚持,已是极限。
 
  只隔一道铁丝网的山坡上,一瞬间秃鹫从四面八方纷至沓来,被称为神鸟的秃鹫只食尸体,不吃其它任何东西。当它们从人群上空飞过的时候,不少人的身上、头上留下了便便,雪白雪白的。想象力爆棚的我,瞬间险些将五脏六腑呕出来。
 
  这些神鸟真的像传说中的那样等级森严,从他们的列队不难看出这一点。后来者有的直接落在方队的最前面,有的落中间,有的在后面。
 
  也许死者太多,天葬师处理的时间过长,神鸟们等得有些不耐烦,几次一涌而下,那气势雄壮极了,真的有如排山倒海之势。但每一次的冲锋,都被维持秩序亡者家属和工作人员挡在警戒线外。多亏他们对活人不感兴趣,不然的话,一叼一个准。
 
  特别奇怪的是,站在台沿儿上的一只秃鹫,从一开始就深深地埋着头,对着远处的经幡像似默哀,而且从头到尾一动不动。
 
  关于天葬坊间有这样的说法,尸体被秃鹫吃得越干净,证明修行的越好,罪孽越少。所以,天葬和土葬、火化于生者而言,情感大相径庭。前者,亲眼目睹亲人被秃鹫啄食,希望消失得越快越干净越好,因为它意味着死者生前的品德和升往极乐世界的节奏。结束今生,是为了开启来世,他们对来世的有无从不游离,坚信不疑。所以,面对死亡,从容、淡定。后者,死亡意味着永别,是生者在追忆中对死者因某种歉疚和未尽的孝道而留下的追悔莫及、无法弥补的遗憾,是看上去的哭天抢地,依依不舍。
 
  前者把肉身仅仅看成是承载灵魂的皮囊,一当灵魂脱离了肉身,布施于皮囊而言就是最大的价值,也是人生中最后一次善举。
 
  这让我想起佛经中"舍身饲虎"的故事。
 
  所以,在我们看来的残忍、冷漠完全是不同信仰导致的不同结果。
 
  他们觉得土葬、火葬都不够环保,认真想来还真是不无道理。
 
  据说,天葬师在肢解尸体的过程中,对人体解剖学的完善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 
  还有就是天葬是讲究资格的,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天葬。那些品行不端,患有传染病的死者是不允许天葬的。
 
  拍打着翅膀飞向天葬台的秃鹫群起的刹那,纷乱的思绪收拢起来。后背像被从冷库里刚刚取出的一捆钢针同时刺入般冰冷、疼痛。随着一股强烈、腥臭难闻的刺鼻气味,胸口又是一阵浊浪滔天般的翻江倒海。
 
  看着享受了饕餮盛宴后的神鸟们自得地飞向蓝天,彷佛看到了脱离皮囊的灵魂幻化成的一张张笑脸,那以身饲鹫和蔼可亲的微笑,带着天堂的温度,暖暖的。
 
  能是伴着冲动的想法一旦有了冷却的时间,曾经的渴望也跟着降温了。然后,给延宕的行为找一系列的借口和托词。
 
  色达五明佛学院到天葬台大约5公路,不少当地的面包车在山脚下的车站拉生意,我们打算自己开车过去,到了停车场发现胎压不稳的右后胎彻底瘪了。这个时候距离天葬开始时间不到1个小时。摆在我们面前有两个选择,一是搭乘面包车去看天葬;二是找地方补轮胎,时间如果来得及开上车子直接去。

 
 
  结果居然选择去补胎。
 
  一个搭讪,惹来了一直缠着我们的面包车司机。这是一个年轻的后生,他说可以带我们去他家的修理厂,但要收50元钱,考虑到人生地不熟,又赶时间,就答应让他领路。结果,出门左转再左转只需开一点点路就到了。不想评价他的行为,只是不希望这片净土被这样的人玷污。
 
  补好车胎,时间绰绰有余,于是,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前往天葬台。
 
  不知从何时起,不少旅行团开始把他们的游客带到这里,不同的殡葬风俗,加上游客良莠不齐的素质,保不准触犯禁忌,从这一点看,至少体现了藏民包容的心态和博大的胸怀。
 
  据说上师丹增嘉措仁波切用心血重建这座尸陀林的用意之一,就是希望所有到访的来客,都能对生与死有一种更深刻的体会。
 
  它不仅是天葬的地方,更是局外人了解天葬这种民族习俗内涵、精髓之所在。有专门的讲解员免费讲解,这也是目前国内屈指可数的不收任何票费的观览地,不知道还有没有必要加上之一。
 
  如果说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朝圣地,这里就是我心中的。那么一尘不染,没有一丝铜臭味。
 
  跟随解说员,走近尸陀林文化。
 
  这里最显眼的是一座黑色的标志性建筑,名曰:阎罗山,正面应该是阎罗吧!张着的大嘴就是出入口,代表着死亡和无始无终的轮转。
 
  阎罗山洞中,挂满了亡人的骷髅头骨,以此向人们展示死亡和无常的意义。
 
  阎罗山前有一具亡人雕塑,藏人们在此跪拜,有的躺在两腿、胸和头等部位祈祷,我理解这该是藏传佛教中的六道轮回吧!
 
  讲解员尊重并兼顾所有人的感受、不同民族的信仰以及民俗,带大家到下一段台阶面对阎罗山的一块石板前,自愿顺式俯卧在石板上,一边唱念六字真言,一边许下愿望。
 
  我想俯卧在石板上的人,起码这一刻内心是纯净的。
 
  不远处有一个镶满宝石的石坛,人们争先恐后抚摸,当然是为获得好运气。而在我看来,一个人的善行与善德才是好运气的根基。
 
  半包围的围墙上的浮雕,描绘的是六道轮回。我想若是鲁迅笔下的祥林嫂来此,就不会有人死后到底有没有灵魂的疑问了。
 
  关于灵魂的有无,从物质不灭定律的角度考量,未来的高科技会给出科学的答案。
 
  一旦把死亡赋予故事,人们有的不再是对死亡的恐惧,而是积善行德,修个好来世。如果不想那么远,起码在现世留个好名声。
 
  所以,一个真正有信仰的人,会用清规戒律约束、规范自己的言行。
 
  还有一个缀满头发的转经筒,据说如果把头发系在上面,临死的时候就不会因留恋、顾念现世迟迟不肯撒手人寰。
 
  下意识地掳下几根自然脱落的头发,却一点没想绑在上面。生命中的亲情、友情、爱情怎么可能清空哪!好好修为,为只为做一个有血有肉,有情怀的善良的凡人。
 
  距离天葬的时间近了,指定的观看点被铁丝网围了起来,形成一个阶梯式看台。我在看台的第一排找了个位置,带游客的导游一个劲儿地强调别对着天葬池拍照、录像…并带领大家唱诵六字真言,这感觉像似参加一场盛大的陌生人的追悼会。不一样的是没有眼泪,没有悲伤,没有生离死别的场景。有的是祈愿、祝福,当然也少不了好奇和恐惧。
 
  远处天葬台的门开了,有人背着一个袋子,这袋子里面装的就是死者的尸体,一个、一个…一共十巨。据说死者都是双膝弯至胸口,蜷曲着,形状回到在母亲子宫中胎儿的样子。
 
  接下去一个巨大的布帘围起天葬台,天葬师开始肢解尸体。如果站在看台的最顶层,借助望远镜,便可一目了然地看清整个过程。我既没有胆量,也没有好奇,囫囵地坚持,已是极限。
 
  只隔一道铁丝网的山坡上,一瞬间秃鹫从四面八方纷至沓来,被称为神鸟的秃鹫只食尸体,不吃其它任何东西。当它们从人群上空飞过的时候,不少人的身上、头上留下了便便,雪白雪白的。想象力爆棚的我,瞬间险些将五脏六腑呕出来。
 
  这些神鸟真的像传说中的那样等级森严,从他们的列队不难看出这一点。后来者有的直接落在方队的最前面,有的落中间,有的在后面。
 
  也许死者太多,天葬师处理的时间过长,神鸟们等得有些不耐烦,几次一涌而下,那气势雄壮极了,真的有如排山倒海之势。但每一次的冲锋,都被维持秩序亡者家属和工作人员挡在警戒线外。多亏他们对活人不感兴趣,不然的话,一叼一个准。
 
  特别奇怪的是,站在台沿儿上的一只秃鹫,从一开始就深深地埋着头,对着远处的经幡像似默哀,而且从头到尾一动不动。
 
  关于天葬坊间有这样的说法,尸体被秃鹫吃得越干净,证明修行的越好,罪孽越少。所以,天葬和土葬、火化于生者而言,情感大相径庭。前者,亲眼目睹亲人被秃鹫啄食,希望消失得越快越干净越好,因为它意味着死者生前的品德和升往极乐世界的节奏。结束今生,是为了开启来世,他们对来世的有无从不游离,坚信不疑。所以,面对死亡,从容、淡定。后者,死亡意味着永别,是生者在追忆中对死者因某种歉疚和未尽的孝道而留下的追悔莫及、无法弥补的遗憾,是看上去的哭天抢地,依依不舍。
 
  前者把肉身仅仅看成是承载灵魂的皮囊,一当灵魂脱离了肉身,布施于皮囊而言就是最大的价值,也是人生中最后一次善举。
 
  这让我想起佛经中"舍身饲虎"的故事。
 
  所以,在我们看来的残忍、冷漠完全是不同信仰导致的不同结果。
 
  他们觉得土葬、火葬都不够环保,认真想来还真是不无道理。
 
  据说,天葬师在肢解尸体的过程中,对人体解剖学的完善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 
  还有就是天葬是讲究资格的,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天葬。那些品行不端,患有传染病的死者是不允许天葬的。
 
  拍打着翅膀飞向天葬台的秃鹫群起的刹那,纷乱的思绪收拢起来。后背像被从冷库里刚刚取出的一捆钢针同时刺入般冰冷、疼痛。随着一股强烈、腥臭难闻的刺鼻气味,胸口又是一阵浊浪滔天般的翻江倒海。
 
  看着享受了饕餮盛宴后的神鸟们自得地飞向蓝天,彷佛看到了脱离皮囊的灵魂幻化成的一张张笑脸,那以身饲鹫和蔼可亲的微笑,带着天堂的温度,暖暖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