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_附近|周边_墓地|公墓|陵园|殡葬|殡仪_服务_价格_多少钱-成都民信殡仪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2018-12-13
墓地本身给人的感受更多来自景观的状况
  墓地本身给人的感受更多来自景观的状况。在现代社会,很多公墓由于环境的安详静谧,正日益变得公园化,成为休闲旅游的场所。前提是美观的设计,得当的养护。号丧、烧纸、放鞭炮,肯定都是减分项。即便是在普遍信仰宗教的社会里,建立墓葬的目的也是维护此岸的社会价值体系。逝者已矣,生前的功过是非都会带到“那边”去结帐,与活人无关。
 
  因此,墓地作为一种新型公共空间,还被逐渐赋予文化中心的功能。人们通过谒陵活动,缅怀昔日的杰出人物,涵育性情眼界。前面讲到布鲁克林的绿林公墓,也不时有人前去探访其中的一些“名墓”,从音乐家莱奥纳德·伯恩斯坦、涂鸦画家让—米歇尔·巴斯奇亚,到创建那家著名钢琴厂的史坦威父子。这是死者的身后哀荣,也是一座城市的文化资本。

 
  工业化的后果之一,是城市区域功能的重新划定,居民的生活和职业空间不再彼此重叠。于是更有必要将死者圈禁在特定的空间,以防干扰在世者的生活。除了外来人口的集中,日渐频密的交通往来,也造成多种疾病的传播。南北战争结束后,随着美国东西铁路建成带来的人员流动,为天花流行提供了新机会,结果整整一代人当中,麻脸人的比例远高于一般时期。把死于时疫的人埋葬在稠密的城区,会让居民担心公共卫生状况恶化,特别是地下水源的污染。
 
  绿林公墓就是应对这一困境的产物。除此之外,波士顿的褐峰公墓以及费城的桂丘公墓,也属这方面的例子。它们的共同特征,一是明显带有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趣味,不论园艺风格还是哥特复兴式的附属建筑;再就是全部位于当时的郊外。在严重缺乏绿地的美国工业城市,这些新型都市景观备受欢迎;开阔的绿地、起伏的缓坡、蜿蜒的步道,点缀其间的石雕,这些都将成为若干年后的公园设计元素。
 
  早在十八世纪初,英国建筑师克里斯多夫·弗伦,就鼓吹在城市郊外开辟园林式的墓场。就像历史上的很多先知,此人同样不为同时代的乡里所悦纳。直到近百年后,他的理念在巴黎得以部分实现。从中世纪直到大革命前,巴黎最大的墓地也在市中心,就是今天蓬皮杜中心西面不远的无辜者喷泉那里。巴黎圣母院广场下面的窟穴中垛存的骨殖,很多便来自那里。最后还是雄才大略的拿破仑,决定在城外专辟公墓用地。